China亚环官网络中文小说娱乐官网

打开
关闭
八一中文网 > 鲜情 > 第15节

第15节

鲜情 | 作者:思弋 | 更新时间:2020-07-16 15:38:1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武炼巅峰我的贴身校花都市极品医神都市之最强狂兵(都市狂枭)我真不当小白脸都市极品医神(叶辰夏若雪孙怡)最强屠龙系统(龙血战皇)天庭临时拆迁员医武兵王(都市战神归来)万道剑尊
本站域名已经更换,Smxixi.com,请将记住本站新域名,以便您的下次阅读。
  “是有这个意思,不过我更倾向于那个,”他指了指远处的太阳,“光晕,一个附属品,很虚无的东西。”

  “为什么呢?”

  “脱离了日月,光晕就不复存在,我也一样。”

  “你的日月是什么?”

  “黄小数。”

  “黄小数是谁?”

  “黄小数是个挖煤的。黄小数总让我念自己的名字,卫珥,就是卫尔,保护你。黄小数说这特别好听。”

  “黄小数去哪了?”

  “埋了。”就像问他吃没吃饭,他说吃了。

  显示屏里的时间一分一秒静默流逝,尤叙看着何犀翕动的嘴,发现她自然而然地接替了以往袁野泉的位置——她擅长这个。

  “你呢?”

  “我跟黄小数一块儿。”卫珥一脚一脚踢着墙根,椅子两脚点在地上,摇摇欲坠。

  何犀的视线又落到他腿上的书,问道:“你爱读《愤怒的葡萄》?”

  “我只有这一本书,黄小数送我的。我看了好多遍都看不懂,就觉得那些人特累,特痛苦。我想,黄小数应该也和他们一样苦,所以才送我这本书。”他右手从口袋里抽出来,把书拨开,摊到胸口。

  “那你苦吗?”

  “黄小数沉在煤里,我全身都疼,想打针吃药,想了结。我爸妈救不了我,他们说我要为一个男孩去死,太不正常。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把我送到这里,可这里的人也救不了我。”

  何犀不再说话,她脑子里有很多疑问,关于卫珥和黄小数,关于这整个拍摄。

  之后陆陆续续又跟几个病人聊了天,一天过得非常快。临近傍晚,何犀去医院周围拍些空镜,尤叙仍留在那几层跟拍生活画面。

  她端着相机站在黄沙里,突然觉得挺悲凉的。

  下午的被摄者中,有个从传销组织跑出来,得救后情绪经常不稳定的男人晃动着眼神问她:“如果他们说一个人疯了,那他就是疯子。但他真的疯了吗?”

  她评价:“这问题真尖锐。”对方哈哈大笑,对她眨了眨眼,法令纹轻浮地上升。

  这里所谓轻症的病人——喜欢同性、酗酒、暴食、有网瘾、不愿意工作、冲动易怒、有怪癖。他们讲的话大多混乱,但有自己的表达方式,家人无法理解、改变,所以被无限期关在这里。

  或许出于其自身和家人的生命安全考量,把他们送到这里是不二之选,但全然脱离正常轨道之后,他们的生活除了治疗精神“异常症状”再没有别的主题,也几乎失去了重回社会的机会——有人被收容在这里十五年。

  他们甚至不一定有病。

  这里天黑的特别早,何犀九点就洗完澡躺到床上,尤叙依旧在她之后洗漱回房间。

  二人隔着墙板说话。

  “尤叙,如果你们拍到一些残酷的东西,或许当下就能出手干预,那要不要去改变现实呢?”

  他沉默片刻,答:“以前袁野泉拍过一个片子,被摄者后来自杀了,他说他当时其实有预感,也阻止过,但没成功。”

  “那你觉得呢?”

  “如果要做观察电影,最好是不要干预。通过拍摄去改变现实,是要通过作品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和行动,而不是直接去改变,那样职业性质就变了。”

  她深刻地担忧着:“可是看着眼前的人深陷苦海,不拉一把吗?”

  “你说卫珥?”

  “嗯。他只是喜欢同性,在这里却被归为病人。”

  “他有自杀自残倾向,站在家人的角度,应该会把他的人身安全放在首位吧。”

  “你不觉得他没了黄小数,又只能这样活着,特别孤独吗?”

  “或许吧。”他翻了个身,床板吱呀作响。

  何犀突然坐起来,贴着墙问:“你要睡了?”

  “嗯。”带着倦意,低沉性感。

  她扬起音调:“外面好黑哦,我能不能到你房间挤挤?”

  那边轻笑一声,没回话。何犀当他默认了,穿上拖鞋就推门而出。

  她轻手轻脚地敲门,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拉开门,手却拦在框上。何犀扫了一眼他的白色长袖汗衫和大短裤,嗅到他清爽的香皂味,立刻灵活地从他手臂下面钻了进去。

  他无奈地关上门,转身问:“你什么时候开始怕黑了?”

  何犀坐在床边狡黠一笑,“此时此刻。”

  ☆、19-不一般女孩

  此处昼夜温差大,门内外是两个温度。尤叙房间里东西少,比何犀的房间空旷一倍。关上门隔断了风,黄色床头灯亮着,温暖明亮,地上还有他刚从浴室回来留下的湿鞋印,满房间新鲜的香味。他垂着手立在门边,在后面的墙上投下一个更高大的黑影。

  “你这样看起来就像是这里的病人。”尤叙看着她的条纹睡衣憋笑。

  何犀闻言撇嘴,踢掉拖鞋,眼睛直勾勾盯着他,一手解开一颗扣子,露出那条金色的锁骨链。

  “那这样呢?”

  他眯着眼,手插在裤兜里,歪头道:“别闹了。”

  “你站那干嘛?”

  “你回自己房间睡,我陪你聊会儿天。”

  她很坚定地摇头:“不行,我就想睡这儿。”

  “那我去你房间睡。”

  “不行哦,”她扬了扬手里的钥匙,“锁了。”

  “被人看见了影响不好。”

  “这一层就我们俩人,有什么影响?时间不早了,明天还工作呢,赶紧睡吧,啊。”她掀开被子躺到靠外的一半,把靠墙的那块留出来。被子里的味道也好闻,和他身上一样。

  他无语地轻笑一声,一步步走到床头,低头看那双炯炯有神仰视他的眼睛:“你睡里面吧。”

  无赖语气:“我长在这儿了。”

  何犀的小算盘尤叙看出来了,他不准备让她得逞,于是俯身勾着她的后背和腿,一把将其抬起来放到了墙边。

  她面朝墙降落,刚想翻过来用蛮力抢夺地盘,床板一沉,被窝里突然就变得拥挤,背脊后面是尤叙坚实的上臂,体温渐渐传导过来。随着嗒的一声,台灯被关上,周遭瞬间黑暗寂静。

  距离太近,胸腔上下浮动、心脏跳动、喉结滚动,背后任何一点细微的动静她都能感觉到,而且在黑暗里被无限放大,仿佛连呼吸心跳都是共享的。

  何犀放慢了呼吸的速度,空间太小,她估计只能面对着尤叙侧躺,于是缩着身体缓慢地在原地转了个身,借着充电器的幽光看见一点他英挺的五官轮廓。

  这种时刻,好像说什么都不合适。

  她抿着嘴,小心翼翼地在被窝里抬起手,定位到他热乎乎的手臂,然后一路顺着皮肤找到他端端正正盖在上腹部的手。不过她自己没意识到,这样一来,她的胸也就碰到了他的胳膊。

  尤叙静止了。

  何犀摸到他的手,翻过来牵住,感觉到他手心的潮湿,还有手下紧绷的腰腹。

  她本来想保持一定的庄严度配合当前的氛围,但他过分紧张的表现,让她没忍住笑了出来,“尤叙,你你都这把年纪了,这样合适吗?”

  他声音干燥:“你回去睡吧。”

  “啧。”何犀叹了口气,坐起来。尤叙以为她要走了,立刻准备起身腾地方。

  脑袋刚离开枕头,被子空了一下,她直接爬上来。

  “何犀!”他架起胳膊就想把她挪开,那人却挣脱,俯身,脚趾划过他膝盖,头发触到他肩窝,所及之处感觉像是触电。

  声音就在耳边,茶香浓郁:“怎么样?还叫我回去吗?”

  何犀感觉到手下的胸腔深深起伏了一下,大腿突然被揽住,天旋地转,她落在被单里,暴露在空气中。

  他喘着气亲她,一边手肘撑着床板,一手伸进衣服里按着她的后腰,腹部紧贴,手掌湿漉漉的,有点急不可耐的意思。

  唇间湿润,重重磨着,互相掠夺氧气。何犀觉得又热又凉,被吓得一时空闲的手又恢复了知觉,迅速穿进他的衣服里摸他腹肌。混乱中手指只向下移了一点,他就顿住,呼吸随之变重。

  接着直起上身,抬手揪着后领把衣服脱掉,随手丢在一边。

  何犀嘴角上扬,伸手打开了台灯,眼前猛然亮堂起来。一时间,他赤红的脸,隆起的喉结,迷蒙的眼睛,深浅排布的肌肉都清楚落在她眼里。她肆意地借光看他,尤叙浅笑,一刻不停地靠下来,亲吻她的鬓角、下巴、脖子、锁骨,质地柔软的睡衣一点点褪开,他的鼻息拂过她肩膀和上臂的交界。

  敲门声突兀地响起,是何犀的房间。两人的动作霎时暂停,何犀眼疾手快地关了灯。

  深深浅浅的呼吸压抑在黑暗里,外面传来女护士长在隔壁门口的声音:“何小姐,睡了吗?”

  回答她的自然是一片寂静。她似乎在外面徘徊了一会儿,脚步声渐近,尤叙的房门被敲响。

  她直接问:“尤摄影,你知道何小姐去哪了吗?”

  二人在充电器的光线中模糊对视,意识到刚才门缝下的灯亮被看见了。

  尤叙迅速套上衣服,连头带面抹了一把,示意何犀不要出声。

  然后也没开灯,佯装睡眼惺忪地把门打开一条缝。

  “她说睡不着,去附近散散步。”声音十分沙哑,何犀在被窝里捂着嘴不笑出来。

  “哦,她带手电筒了吗?晚上外面挺黑的。”

  “应该带了吧。您有什么事吗?”

  “明天我要去城里买东西,想问问她要不要一起去?”

  “等她回来我转告她。”

  护士长道了声别离开,尤叙关上门,对着那团笑到发抖的被子揉了揉太阳穴。

  “不玩了,睡觉吧,明天我买点东西再说。”

  她掀开被子,光着脚摸黑找了一圈拖鞋,最后裹着衣服窜回了自己房间。

  全然不顾房内的石膏像。

  翌日,何犀一大早就开着车和护士长一起去了城里。尤叙提着机器出门时,隔壁已经没了人。

  吃早饭的时候骆寅见他落了单,就坐到对面和他聊天。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玩坏异世界界主别跑凤凰于飞:公主不远嫁殿下桃花朵朵开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玩转艾泽拉斯呆萌小兽妃:九皇叔,别乱来神仙微信群女昏男嫁关灯!神秘老公深深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