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亚环官网络中文小说娱乐官网

打开
关闭
八一中文网 > 七十年代之农门长女 > 第15节

第15节

七十年代之农门长女 | 作者:金波滟滟 | 更新时间:2020-07-16 15:36:3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武炼巅峰我的贴身校花都市极品医神都市之最强狂兵(都市狂枭)我真不当小白脸都市极品医神(叶辰夏若雪孙怡)最强屠龙系统(龙血战皇)天庭临时拆迁员医武兵王(都市战神归来)万道剑尊
本站域名已经更换,Smxixi.com,请将记住本站新域名,以便您的下次阅读。
  不过许琴没有上炕,反而背着双手站在墙角,屋子里很黑,鲁盼儿看不清她的神色,却知道一定不对了。她从来都是积极、活泼,喜欢热闹的,如今独自一个人站在墙角,实在是太奇怪了。

  鲁盼儿便走了过去,“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许琴声音很小,还带着点哭腔。

  鲁盼儿自己是女生,而且她年纪又比许琴大,想一想就猜到了,就小声地问:“你是第一次?”

  许琴一向觉得自己很坚强很聪明,没有什么事能难住自己,但是这一次却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她开始想着跟在同学后面回到学校找小姨也就没事了,可是偏又横生枝节,因为下雨被阻在半路,身上说不出的难受,又怕被同学们发现了,要不是怕丢人,早就哭了。

  这时她早顾不上与鲁盼儿的矛盾,只觉得这句问话让她心里一下子就有了依靠,轻轻哼了一声,“嗯。”

  鲁盼儿向老大爷借了雨衣,让许琴穿着,自己找了顶草帽戴在头上,带着她出了队部,找了一户农家将事情解决了,又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让她穿在外面——鲁盼儿个子高,衣服也长,许琴穿了正好能遮住,重新回到队部在大家面前笑着说:“许琴有些着凉,让她在炉子旁坐一会儿。”又让人给许琴倒了热水。

  鲁跃进就把自己的衣服递过来,“姐,我不冷,你穿吧。”

  刚刚他拉着车子走了十多里路,早热得将外套脱下来了,这时只穿着秋衣还满头汗,鲁盼儿接了过来却没有穿,又替许琴披上,自己不冷,倒是许琴浑身又冷又冰的,最需要多穿点儿。

  鲁跃进就悄悄拉姐姐的袖子,鲁盼儿明白他不情愿把衣服借给女生,也不理他,反正他也不好意思开口要回衣服,却转头问许琴,“你知道胡一民他们怎么样了?”

  “刚刚我怕他们看到,就时不时地向后瞧,见他们一直跟着大家,后来下雨了就不知道了。”

  鲁盼儿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出去找胡一民等人。

  虽然可能胡一民因为不愿意跟自己在一起而另去了别的地方避雨,而且自己好心过去找他,他也未必领情。

  但是,鲁盼儿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去看看。

  鲁盼儿就嘱咐几个班委,“我去找胡一民,你们带着同学们先留在这里。”

  大家都很反对,“胡一民他们不来,班长为什么还要去找他?现在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他们早到别处避雨了。”

  “刚刚我前后看了,这附近只有红星三队一个村子。”

  “虽然有一件雨衣,可这么大的雨,出去一定会淋湿,没准儿还会生病呢。”郑峰又小声地说:“而且,就算你找到了他们,胡一民也不会听你的!”

  鲁跃进听了一把拉住她,“姐,你管胡一民干什么?是他坚决不肯与大家一起走的!”

  “万一胡一民他们遇到了什么麻烦呢?”

  二龙突然哈哈大笑几声,“那才好呢!他们就应该吃点苦头!”

  鲁盼儿看了过去,就见二龙马上别过脸,更觉得自己一定要去找胡一民了,“你们都别拦我了,我先到马路上看一看,要不然坐在这里也不安心。”

  郑峰见劝不动,就说:“班长,我去吧。”

  鲁跃进便去拿雨衣,“不用你们,胡一民是二班的班长,我去找他。”

  “这时候还分什么一班二班!我们都是襄平高中的同学,”鲁盼儿就拿回雨衣穿在身上,“还是我去!”

  雨水哗哗地落在身上,地上,激起一片片的水花,到处都是雾蒙蒙的,鲁盼儿走到马路上,却根本看不清远处,沿着来时的路走了一段,终于发现前面隐隐约约有一团黑影。

  再走近些,果然是胡一民他们!

  十几个同学围坐一团,浑身上下都淋得湿透了,正抱头痛哭。

  原来两辆车都翻了,煤洒了一地。

  鲁盼儿跑过去喝了一声,“别哭了!你们先把车子翻回来,我回去借铁锹!”

  听说车翻了,煤也洒了,鲁跃进、郑峰等几个男同学不容分说跟着鲁盼儿跑出来,大家冒着雨将煤重新收进车里,推到红星三队。

  鲁盼儿的心总算静了下来。

  许琴过来推她,“你到炕上坐着,我替你把鞋烤干。”

  鲁盼儿穿着雨衣,身上湿的有限,唯有膝盖以下全淋透了,因此她并没有与那些浑身上下往下滴水的男同学们一起往火炉前凑,但湿了的腿脚的确难受。

  “呃,不用了,你好好休息吧。”

  “我没事了。”许琴小声说:“肚子也不疼了。”

  “那也得歇着,不能多干活儿。”鲁盼儿其实不相信许琴会烤鞋子,只怕她会把自己的鞋子烤糊了,就叫万红英,“你帮我烤鞋吧。”

  万红英高兴地答应了,先前许琴和鲁盼儿都不理她,现在她们和好了她更觉得尴尬,如今鲁盼儿叫她帮忙,就是不再生气了。

  许琴早把外面披着的衣服脱下来,“班长,你穿吧。”

  “我不冷,不用穿,”鲁盼儿正光着脚坐在炕上,就喊,“跃进,过来拿衣服。”

  跃进早已经将湿透了的秋衣脱掉,光着上身走过来,却见衣服在许琴手里,话也不说拿过来就飞快地转身走了。鲁盼儿看着他耳朵根都红透了忍不住笑了,又告诉许琴,“你别理他,他就是别扭。”

  “其实你弟弟挺好的,”许琴诚恳地说:“特别能干,一个人拉着煤车走得还挺稳。”

  “他倒是能干,但也能吃。”

  许琴就笑了,又好奇地问:“有多能吃呀?”

  鲁盼儿就比着,“有一次在公社食堂,这么大的肉包子,他吃了九个。”

  万红英烤好鞋送了过来,也笑着说:“我们都在公社中学时,鲁跃进带的饭盒这么大!”

  她们三个还是第一次坐在一起说话,很快就聊到了一起。

  也不只她们,就是胡一民和他所带着的十几个县城的同学也与冒着雨帮了他们的农村同学一起烤火一起说笑了。

  雨一直下了很久,傍晚时才停了下来,大家告别了老大爷,重新拉着车向襄平县城走去。

  天色暗了下来,深秋雨后的风寒意更甚,鲁盼儿打了个寒战便又起了歌,“战友,战友——大家预备唱!”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招唤在一起我们要并肩战斗夺取胜利,夺取胜利!”

  随着嘹亮的歌声,大家重新鼓起勇气,不顾寒冷和饥饿,就像奔向战场的革命军人一样推着煤车向前走去,满怀信心,一定要把煤胜利地运回学校。

  快到城门时,襄平高中的赵校长、钱书记、一班的杜老师迎面走了过来——原来孙老师酒醒之后见下了雨,担心出事就急忙借了件雨衣骑着自行车追上来,因为一路上没有看到学生们,以为他们早到了襄平高中,没想到回到学校才发现没有一个人一辆车回来,吓得马上报告了校长。

  学校领导和老师们听了消息都十分担心,立即出来找他们,不想就在这里遇到了。

  看看学生们一个没少,十几车煤也拉了回来,所有人就都笑了,“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

  第26章

  革命战友

  高一一班和二班的同学们平安地把煤运回了学校,所有人都放心了。

  食堂给住宿的同学们留了饭,赵校长一声令下,又特别加了餐,大酱炒鸡蛋,每人分了一勺,油汪汪香喷喷的,大家吃饱了直接回宿舍,一觉睡到大天亮。

  第二天校长在间操的时候在全校师生面前表扬了高一一班的班长鲁盼儿,杜老师接着也在班级里表扬鲁盼儿,又在办公室里对她说:“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开学的时候就看出来你是个懂事能干有担当的好学生。”

  其实鲁盼儿并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而且她觉得有这一次经历挺好的,“大家才上高中,彼此之间还不熟悉,但是遇到了困难,患难见真情,也就团结起来了。”

  杜鹃老师也看出了学生们的变化,就说她的外甥女许琴吧,过去总跟班长闹矛盾,自己怎么教育也改不了,可昨天竟然在自己面前夸起了鲁盼儿,就笑着说:“对,在学校里结下的友谊,是最深厚的,等你们长大了更能感觉得到。”

  过去一班二班之间明里暗里涌动的纷争一下子全都消失了,同学都还是过去的同学们,不一样的地方依旧存在,矛盾也不可能一下子都没了,但是没有关系,所有人都知道大家同为襄平高中的学生,是一个集体的成员,遇到困难总会团结一致。

  可鲁盼儿心里却有个疑问,她找了个机会问跃进,“你知道送煤那天胡一民的平板车车胎被钉子扎了吗?”

  “当然知道,”鲁跃进就大大咧咧地说:“如果不是车胎被扎,胡一民他们也不至于越走越吃力,下雨的时候也不至于翻了车,还把另一辆车撞翻了。”

  鲁盼儿原来也相信弟弟不会参与,现在就真正放心了,于是她截住大龙和二龙,直截了当地说:“胡一民的车胎就是你们俩扎的!”

  大龙瞪大眼睛,“你怎么”二龙已经上前一把将哥哥推到一旁,“她在诈我们!”大龙赶紧将嘴闭得紧紧的。

  可是鲁盼儿还是看到他眼睛里的惶恐,再想到运煤前大龙和二龙在胡一民的平板车周围转了许久,现在可以肯定,“就是你们把胡一民的车胎扎了!”

  二龙坚决否认,“不是!”又笑嘻嘻地说:“胡一民现在特别感谢我,因为我冒着雨帮他把煤运了回来。”

  当时跟着鲁盼儿帮胡一民的同学中的确有二龙,于是他和胡一民已经仇人变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这一也是鲁盼儿没有说出来的原因之一,不必说别人不信,就是胡一民也不会相信。

  但是鲁盼儿了解鲁二龙,如果不是抓住他的手,他就决不会承认,就严肃地说:“我知道你们不会承认,可是要想人莫知,除非已莫为,干坏事迟早有被抓住的时候!”

  鲁二龙未必会改,但是总能镇住他一段时间。

  果然,接下来鲁二龙变得老实了,鲁盼儿时常注意他,却没发现他犯什么错误。

  甚至胡一民还会在鲁盼儿面前表扬鲁二龙,“过去我看错人了,你们家的兄弟姐妹都很好。就说鲁二龙吧,性子虽然急了点,但其实是个仗义直言的人,比如他虽然不喜欢学英语,但是每天都帮我在在读英语时维持纪律。”

  两个班长之间的关系早就融洽了,胡一民开始效仿一班的班长,这一次的经历让他看出同为班长,鲁盼儿比自己有头脑,擅长思考得多。

  最令他羡慕的是,鲁盼儿的威信很高。

  没有老师的情况下,鲁盼儿能将一班管得有条不紊,团结一致,就是赵剑那样的刺头都服服帖帖,甚至自己的班的同学们都听她的话。而自己呢,其实一直靠着孙老师的信任才能管理班级。

  所以,胡一民对鲁盼儿的弟弟们也就更亲密。

  都是姓鲁的,难免胡一民会把大龙和二龙与自己当成一家人,事实上他们的确是很近的堂兄弟。红旗公社中学的同学们都明白鲁家早分家了,可是胡一民他们就是一点儿也不懂,鲁盼儿还不能解释,便把录音机交给他,又提醒道:“当班长不能只和几个同学交好,搞小团伙,要团结大家。”

  二班现在也开始每天读英语课文了,这样两班的班长每天都会交接录音机,胡一民就说:“我跟鲁跃进也很好的。”

  鲁盼儿无奈地笑了,又说:“要是跃进淘气,你告诉我,我会教训他。”

  “不用,不用,我们都是好兄弟!”

  鲁跃进也说起胡一民的好话,“他对我们可好了,家里做了什么好吃的都给我们带。”

  “你就知道吃!”鲁盼儿说他,“偶尔一次两次不要紧,但我们可不能总占别人便宜。”

  “姐,你太狭隘了,我们都是革命战友,怎么会计较一点吃的东西呢!”

  其实许琴最近也对鲁盼儿特别好,送给她一个漂亮的红塑料皮笔记本,还一定拉着她和万红英去教工食堂吃了一次饭——那里吃的比学生食堂好多了,当然,是要收钱和粮票的。

  十月底回家时,爸妈听了就说:“虽然胡一民和许琴都是真心真意送你们东西,但是做人总要有来有往,今年九队大丰收,分的粮食多,工分也高,我们修水渠又有补助,我多给你们些钱,你们也买些好吃的请同学们吧。”

  鲁盼儿想了想,“虽然九队今年工分高,可家里的钱怎么也比不了县城的干部和工人,不如我炒些向日葵子给他们带去,都是自家种的,也很好吃。”正好许琴最爱吃零食。

  王巧针听了就笑,“你这个主意好,听说城里想买农产品也不容易呢。”说着就把收着的向日葵花盘拿出来。向日葵很好养,鲁家就靠着院墙种了一圈,平时也不用怎么管,到了秋天将沉甸甸的花盘剪下来晒干,等到过年的时候再吃。

  鲁盼儿就跟着妈妈把向日葵花盘的瓜子剥下来,用大铁锅炒了一锅,放凉后分成三份,留在家里一份,自己和跃进带到学校两份,请同学们吃。

  因为得到化工厂的支援,今年进了十一月,襄平高中就开始供暖了。

  各班都专门安排值日生,每天早上提前到教室里生炉子,晚上睡前早回去烧炕,教室和宿舍里比前些时候还要暖和,再没有人睡到半夜被冻醒了。

  老师们和蔼,同学们友善,鲁盼儿越发觉得高中生活的美好,每天都快快乐乐地学习、生活。在进入高中之后的第一次大考——期中考试中,她取得了全校第一名的好成绩。

  对于鲁盼儿的成绩,就连一向骄傲的许琴也服气,鲁盼儿不只在过去学过的科目上成绩优秀,就连新接触的英语也与自己不相上下,的确了不起。但是她也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宣布:“以后我要更努力学习,争取在期末考试时超过班长!”

  对于这样的竞争,鲁盼儿是欢迎的,“我也不会放松,我们在期末时再比一比!”

  “郑峰,你也来参加我们的竞赛!”许琴豪爽地一挥手。

  其中考试鲁盼儿全校第一,自然也是全班第一,许琴第二,而一向老老实实不引人注目的郑峰竟然与许琴总分一样。现在被点了名,他从书本上抬起头,小声说:“我,我可比不了你们。”

  “都是一样的人,有什么比不了的!”许琴就替郑峰分析,“你的数理化不比班长差,就是英语拖了后腿,你只要加强英语就能赶上去。”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玩坏异世界界主别跑凤凰于飞:公主不远嫁殿下桃花朵朵开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玩转艾泽拉斯呆萌小兽妃:九皇叔,别乱来神仙微信群女昏男嫁关灯!神秘老公深深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