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亚环官网络中文小说娱乐官网

打开
关闭
八一中文网 > 阿南和阿蛮 > 第15节

第15节

阿南和阿蛮 | 作者:映漾 | 更新时间:2020-07-16 15:43:4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武炼巅峰我的贴身校花都市极品医神都市之最强狂兵(都市狂枭)我真不当小白脸都市极品医神(叶辰夏若雪孙怡)最强屠龙系统(龙血战皇)天庭临时拆迁员医武兵王(都市战神归来)万道剑尊
本站域名已经更换,Smxixi.com,请将记住本站新域名,以便您的下次阅读。
  贝托的世界里,不允许背叛。

  “达沃已经死了。”贝托往茶几上丢了一张照片,“他本来是我的人,结果,站错了队。”

  这个胖子记者也是他养着的狗,平时用各种独家新闻豢养着,用来帮他操控舆论。结果切市刚乱起来,他就一边表着忠心,一边不停的给官方爆料,还收了敌对方的钱。

  所以他死了。

  死相很惨。

  阿蛮看都没有看照片一眼。

  简南看了,拿起来很认真的看了很久,然后放了回去,双手平方,规规矩矩的。

  本来应该很烦躁的阿蛮因为简南的动作,差点又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这家伙真的不怕,平时一声车喇叭都能吓死他的人,这种时候规规矩矩平平静静的简直讽刺。

  他怕的是对方的枪,和她一样,都没有怕过这个人。

  “达沃死了,所以我也得死么?”阿蛮微翘起嘴角,问得讥诮。

  “我从不冤枉人,我知道你拍照片的前因后果,我也知道这位简南先生在这整件事情中是怎么和你认识的,你们两个只是顺势而为的两只手,和达沃的背叛本质不同。”说了一个晚上屁话的贝托突然说了一句人话。

  阿蛮却眯起了眼,开始警戒。

  拉拉扯扯了那么多,终于进入正题了。

  “只是不管怎么顺势而为,你们终归还是做了。”

  “血湖对我来说是怎么样的存在,阿蛮是知道的,我甚至怀疑她心里很清楚,那里的产业在我整个生意王国里的占比。”

  “这和往常那些揍一顿就算了的闯祸不一样,这一次,你用命来赔都不够。”

  贝托把玩着手里的□□。

  “更何况,你还认识简南,并且把他活着带出了血湖。”

  结束了前面冗长的像是发泄也像是摆谱的铺垫,贝托终于露出了狰狞的模样。

  “我来找你,只有一件事。”

  “你得想办法把血湖还给我。”贝托坐在沙发上,前倾着上身,靠近阿蛮,指向简南,“把这群人,赶出血湖。”

  “那些国际兽疫局的人,那些所谓的监控瘟疫的人,这些人既然是你们两个弄进来的,那么就由你们两个负责把他们赶出去。”

  “否则,那血湖里面喂鳄鱼的食物,应该就不仅仅只是鸡肉了。”

  暗夜里的贝托,终于亮出了自己的底牌。

  作者有话要说:嘿嘿嘿,我好喜欢写这种。。。

  评论留言红包包

  十分快乐的作者嚼着牛轧糖路过

  第14章

  阁楼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凌晨四点钟,贝托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拿遥控器打开了阿蛮家里从来没有被打开过的老旧电视。

  电视还能用,调到了公共台,满是雪花点的黑白电视机正在临时插播一条当地新闻,现场直播,地点是城外的高速公路,电视台派出了直升机,当红的新闻主持人连线,语气亢奋。

  此时此刻正坐在阁楼沙发上的贝托出现在了新闻标题里,主持人非常激动的直播着高速公路追击战的现场情况,听他的意思,贝托现在正在那辆白色的轿车里,身后的警车紧追不舍,所有的人都认为今天晚上终于可以抓住贝托,终于可以结束这场让所有人惴惴不安了好几个月的灾难。

  电视机前的贝托拿着枪嘴角噙着笑,看着电视里追击战逐渐白热化,他嘴里轻轻的呯了一声。

  几乎同时,那辆在高速上飞速逃跑的轿车突然变了道,不知道是因为方向盘打滑还是刹车失灵,在高速公路变换了两三次车道之后,全速冲向了拐角的悬崖。

  速度非常快,主持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

  然后,就是一声极其空旷的金属撞击的声音。

  直播用的直升机第一时间调整了直播视角,黑白电视里,那辆白色的轿车已经严重变形,车里的人没有出来,主持人一直在一叠声的询问车里的情况,于是直升机的镜头又拉近了一点。

  正在看电视的贝托嘴里又呯了一声。

  白色轿车爆炸了。

  爆炸的气流让直升飞机的镜头陷入慌乱,来回摆动再加上老旧电视的雪花点,在镜头里已经无法分辨出那辆变了形的轿车到底还残留了多少。

  但是,里面的人一定已经必死无疑。

  电视画面逐渐停止晃动,几辆警车亮着警灯停在了悬崖边,这一场追击战的结局显然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直播间里的主持人开始在专家的建议下一帧帧回顾整个追击战的过程,从看到贝托上车到车子跌落悬崖,车上没有人下车。

  虽然还需要最终DNA检测结果才能下定论,但是亲眼目睹了整个追击战的所有人都可以断定,那个纵横切市十几年的贝托,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鳄鱼贝托,失踪半个月后终于在全市人民的注视下跌落悬崖,轿车爆炸,粉身碎骨。

  贝托笑眯眯的关上电视,给自己又满上了一杯普洱茶。

  “接下来,他们会用最快的时间检测出车里的尸体和我的DNA完全吻合,贝托这个人以后,就是一个死人。”贝托的心情似乎因为这个新闻变得很好,好到居然又开始和他们聊天。

  “你不好奇为什么车上的人能检测出我的DNA么?”他看着阿蛮问,瞎掉的那只眼睛的眼白像藏了毒。

  阿蛮没说话。

  “他一定知道。”贝托的枪口还对着简南,冲简南那边指了指。

  “车里的那个人应该接受过他的骨髓移植。”简南回答的言简意赅。

  “被骨髓移植过的人,血液造血干细胞会被捐赠者的替代。两年前我选了几个和我身形相似的人做了骨髓移植,一段时间之后,这些人的DNA就会变成我的。”贝托说的像是在炫耀,“这个方法知道的人不多,但是我知道你一定会知道。”

  “其实挺多的。”简南看着贝托,拆台,“去年九月份就有法医把这个现象拿到国际法医学会上报道了,很多医学周刊上都有,法医或者这方面的医生应该都知道这件事。”

  阿蛮身体非常小幅度的动了一下,担心简南这种拆台会惹恼了明显情绪不太稳定的贝托。

  但是贝托没有,他笑了,咧嘴大笑。

  “从你们进来到现在,阿蛮找到了十几次攻击我的机会,但是她每一次都选择了挡住枪口,放弃攻击,你知不知道是为什么?”彻底摊牌的贝托显得十分放松,连受了潮的劣质普洱都连着喝了两三杯。

  “她在保护你。”贝托自问自答,语气愉快。

  “可是她大概不知道她保护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贝托放下杯子。

  “这个人。”他指着简南,“在没来切市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他了。”

  “三个月前,有人出十万美金,让我截取三个包裹,在里面藏三块稀有鳄鱼皮然后再原样寄出去。”

  “那三个包裹的收件人,就是简南。”

  阿蛮一怔,转头看坐在她旁边的简南,他脸上表情没怎么变,只是微微垂下了眼眸,看起来并不意外,只是沉默。

  “让我办这件事的人是一个我多年没有联系的朋友,基于好奇,我查了查这位简南先生的生平。”贝托啧了一声,“那真是,十分传奇。”

  “纵火、偷窃、暴力伤害。”贝托摇着头,脸上带着笑,“你真的是打破了一直以来我对专家的固有印象。”

  简南终于动了一下,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普洱茶,抿了一口,看了阿蛮一眼。

  这一眼阿蛮看懂了。

  他嫌弃她的茶不好。

  妈的。

  阿蛮内心的白眼都快翻上天,这么危险的时候,为什么他这里的画风和其他人都不一样。

  “血湖不是你的。”简南开了口。

  贝托眯起了眼。

  “血湖是潟湖,因为海湾被泥沙封闭演变成了湖泊,是死水。”

  “你们长期往死水里面倒入大量的动物内脏和残肢,死水没有出口,这些东西只能在湖底腐烂发酵,大量腐烂物发酵后产生的微生物一直在缓慢的改变着血湖周围的环境。”

  “它们入侵到土壤、水源、空气和动物身上,最开始只是改变了血湖附近植被和动物的生态,发展到现在,它们已经开始改变空气,改变地质,血湖这个地方,很快就会变成无人禁区。”

  “所以,那不是你的地盘。”

  “你们造出了血湖,吸引了大量鳄鱼和其他生物,你们以为这是一种野生饲养,只要血湖够脏,这里面的鳄鱼就可以源源不绝。”

  “你们其实没有想错,这样下去,不但是鳄鱼,甚至还有可能吸引到大型的食腐动物,你们偷猎走私的名单可能还能更长一点。”

  “但是,到那个时候,这个地方,就已经不允许人类进入了。”

  “你们造出的血湖,最终会吞噬了你们所有的人,住在周围的、进入的,都会变成湖底腐烂的尸体。”

  凌晨,阁楼里极其安静。

  简南说这些话的时候和他上次介绍伪鸡瘟一样,没有太多停顿,西班牙语有口音,但是口齿很清楚,逻辑很清晰。

  贝托着实安静了一秒钟。

  然后,仰天爆笑。

  笑得整个沙发都在震动,他脸上那半只鳄鱼都弯曲成了咧嘴的模样,藏在鳄鱼纹身里的瞎掉的眼睛,笑得没有半丝人味。

  “血湖附近村庄里的人,都叫你巫医。”贝托终于止住了笑,“我本来不懂,现在终于懂了。”

  “你能唬人,你这双黑漆漆的眼睛盯着人的时候,会有人信你。”贝托笑着举起了枪。

  霰|弹|枪|上|膛的声音,他这一次举起来,动作很慢,脸上还挂着刚才爆笑后残余的笑意。

  “无人区,就是我想要的。”他笑眯眯的,“湖里的尸体能引来更多的动物,也是我想要的。”

  “至于它最后会不会吞噬了我,那是我的事。”

  “你们,必须退出。”

  简南很轻很轻的呵了一声,一如当初在血湖树上看到偷猎人祭祀那样,他微微翘起了嘴角,讥诮的弯了弯眼睛。

  这个胆小鬼在被人也用枪指着脑袋子弹上膛的时候,居然还敢嘲笑人。

  阿蛮终于伸出了手,摁住了贝托手里举着的枪,直接摁住了|枪|口。

  “雷明登870泵动|式|霰|弹|枪,改制过的,弹|匣的地方装了一层木雕装饰。”

  “这把|枪黑市的人都知道,这是跟了你一辈子的|枪,里面的每一颗子弹都是特质的。”

  “今天晚上你来的时候带上了这把|枪,应该,就不是来杀人的。”

  阿蛮说的很慢,手看起来只是随手搭在了霰|弹|枪上,但是简南看到,贝托的手臂上青筋慢慢的暴起,他在用力。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玩坏异世界界主别跑凤凰于飞:公主不远嫁殿下桃花朵朵开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玩转艾泽拉斯呆萌小兽妃:九皇叔,别乱来神仙微信群女昏男嫁关灯!神秘老公深深宠